http://www.xinbei8.com

《透过产线看公司——从京东方亏损产线谈起》 水桶原理 由美国

水桶原理

由美国管理学家彼得提出。说的是由多块木板构成的水桶,其价值在于其盛水量的多少,但决定水桶盛水量多少的关键因素不是其最长的板块,而是其最短的板块。也就是说任何一个组织,可能面临的一个共同问题,即构成组织的各个部分往往是优劣不齐的,而劣势部分往往决定整个组织的水平。

京东方目前投入运营中的产线已经有10条,武汉京东方G10.5(B17)、绵阳京东方柔性OLED G6(B11)未转固不算投入运营。这10条产线,包括只有一期转固的成都京东方柔性OLED G6(B7)经营业绩参差不齐,差异明显。以下,我们按照“水桶原理”,从业绩最差的产线入手,探究一下京东方产线运营能力。

一、战略性亏损——合肥京东方G10.5(B9)

京东方19年财报数据显示,合肥显示技术,也就是B9净亏损24.5亿,是京东方有史以来年度亏损最多的产线。从京东方第一条面板产线北京五代线(B1)2004投产起算,15年时间已经过去,一个人会从少年变成年,一家公司也会从弱小变强大,面对B9巨亏,我们该如何看待京东方产线运营能力。

B9是京东方第一条G10.5液晶产线,也全球第一条G10.5液晶产线,产品以65吋、75吋为主,主要竞争产线,是以3片65吋、6片32吋或2片75吋、2片49吋套切方式生产的韩企G8.5;以2片65吋、2片75吋直切方式生产的台企G6、G7.5。19年,TCL华星G11(G11与G10.5并无代差,以下统称G10.5)t6产线处于产能爬坡阶段,年释放产能不到30K/月。t6产能放量主要集中在下半年,也就是在韩企三星显示、LGD在B9价格战下看不到希望,不得不开始大幅减产阶段。B9正面作战付出惨痛代价12月出货产能超12万片取得完胜,t6侧面作战付出较小代价12月出货产能达9万片,同样取得完胜。

为什么说B9是战略性亏损?不是因为京东方半导体显示决胜战的定位,而是因为三星显示将在年底关停所有液晶产线,而LGD将在年底关停韩国境内液晶TV产线,B9亏损当然是改变了液晶产线竞争格局的战略性亏损——三星显示、LGD液晶产线大部分亏损都来自与G10.5的产品竞争。

为什么退出更彻底的是对液晶面板需求更大的三星电子旗下的三星显示?原因有两方面:一、LGD广州线相较三星苏州线生产效率更高,运营能力更强——LGD广州G8.5目前是210K满产运营,而三星苏州G8.5却仅70K在运营(实际产能140K)。二、三星电子对TV液晶面板的需求量虽远高于LG电子,但有多家供应商可选,不仅有TCL华星、友达、群创、夏普、惠科、中电熊猫等软屏厂商,还有京东方等硬屏厂商;LGD TV液晶面板供应,其它硬屏厂商出货量尚小,无法替代LGD退出产能,退出太快只能高度依赖京东方。

京东方B9、TCL华星t6谁亏的多,谁亏的少现阶段并无多大意义。原因很简单,京东方、TCL华星都规划了两条G10.5代线,目前是抢市场阶段,谁出货产能最多,成为赢家机会就越大。由于京东方是ADS硬屏产线,TCL华星是HAV软屏产线,硬屏、软屏终端产品开发,制造有所不同,终端厂商一旦锁定两者之一作为产品供应商,让终端厂商改弦易辙难度会提高。京东方B9 90K满产时间提前TCL华星t6一年,京东方B17 90K满产时间也会提前TCL华星t7一年。双方的竞争才刚刚开始,白热化阶段也为时不远。

目前TV高端产品由软屏主导,不是因为京东方技术能力不如TCL华星。是因为三星显示主导了绝大多数高端产品生产,而三星显示能主导是因为三星电子主导了高端TV市场。20Q1三星电子销售了144.5万QLED电视,而华为是4.4万台,TCL是4万台。随着三星显示关停液晶产线,TV高端产品供应格局是必重朔,目前可预期的是,TCL华星会成为主要供应商,但不会成为主导厂商。无论从供应链安全角度,还是三星电子与TCL电子的竞争关系,通用型产品尚且要保持供应平衡的三星电子,并没有理由让TCL华星主导其高端产品供应。

二、持续亏损——鄂尔多斯京东方(B6)

B6,这是一条持续亏损的产线。一期24K于2013年11月投产,二期36K于2016年12月投产,目前产能LTPS 70K,刚性OLED 4K。运营至今,仅仅实现过单月盈利。

B6,这是一条被天马、TCL华星投资人视作京东方败笔的一条产线。因为B6建在内蒙古鄂尔多斯,从北京至鄂尔多斯距离近750公里。无论从上游原材料供应,产线自身人才配套,还是下游终端出货,这都不是一个好地方。

京东方投资B6是不是战略失误?从京东方后来产线发展的角度来看,并不是——B6当初规划一期LTPS,二期刚性OLED;成都京东方(B7)规划一期LTPS,二期刚性OLED,所不同的是B6是G5.5,B7是G6;后来,B7转变成柔性屏产线,而这正是因为有B6一期在技术、在人员方面的全力支持,才得以遂行。从当初京东方可操作的角度来看,并不是——B6计划投资220亿,鄂尔多斯政府当初给予的探矿权价值100亿。全国仅此一地,并无他处。从B6未来发展的角度来看,也不是——目前,从与TCL华星t3过往业绩对比来看,B6似乎很糟糕。B6,18年亏损 8.73 亿,19年1~9月亏损 4.46 亿;t3,18年净利润 0.09 亿,19年净利润 6.13 亿;B6经营业绩不如厦门天马,也不如t3是事实,但并没有净利润差距体现的如此大。鄂尔多斯政府在给予京东方探矿权后,对B6的直接补助仅限于奖励性质,少则几百万,多则几千万。而t3净利润包括了略低于当年研发费用的政府补助(18年,11亿;19年,7.8亿)。19年,是B6转型的关键之年,研发支出不会少。20年,是B6转型成果显现的一年,可给予关注。

三、尴尬存在——合肥京东方(B5)

B5,这是京东方第二条G8.5产线,与TCL华星相同,京东方第一条G8.5北京B4当初以生产32吋TV面板为主,TCL华星是t1;B5以生产55吋面板为主,TCL华星是t2。所不同的是t1、t2目前仍然以TV面板为主,t1有少量显示器产能,t2有少量商显产能。而B4、B5在京东方TV产能向G10.5转移的战略下,TV产能占比已经低于半数。

B5,由于是京东方第二条G8.5产线,曾经与t2一样以生产55吋TV面板为主,所以被TCL华星投资人从投资效率、经营效率角度作为京东方产线运营能力不如TCL华星的对比标的。

B5,建设资金 260 亿、产能100K/月、(19年自筹8.69亿扩产10K/月,目前产能110K/月);t2:建设资金259亿,目前产能150K(从120K扩产150K投入资金未知)。其实从投资效率角度并无多少可比性:B5,是全氧化产线,t2,仅有30K氧化物产能;B5是全模组产线,t2未设置模组工厂。

至于经营效率,由于t2是上市公司TCL科技间接控股,财务报表中并不需要披露其经营业绩,实际上无从比较。B5过往业绩:14年,营收 33 亿,净利润 3.5 亿;15年,营收 119 亿,净利润 6.6 亿;16年,营收 117 亿,净利润 4.5 亿;17年,营收 134 亿,净利 15.9 亿。18年,营收130 亿,亏损 4.97 亿;19年1~9月,营收92亿,亏损 7.55 亿。

为什么B5是尴尬存在?不是因为其连续两年亏损,B5作为京东方氧化物技术,大尺寸OLED技术储备产线,其对于京东方显示事业的价值与鄂尔多斯B6一样,都是不可或缺的存在。B5尴尬在于氧化物产线虽然可兼容生产a-Si产品,但设备效率会降低,而其设备投资明显高于a-Si产线,折旧成本高——生产氧化物产品没有市场,生产a-Si产品没有成本竞争力。

不过,B5目前产品已经涵盖车载、TPC、MNT、NB、TV面板,作为京东方新开产品线最多一条产线,B5与B6一样,都在求变获得新生。B5,2014年2月量产,12月100K满产;明年产线设备折旧计提开始减少,2022年不再计提。B5未来将不再是尴尬存在。

$京东方A(SZ000725)$ $TCL科技(SZ000100)$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