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nbei8.com

我眼中的银行 7.1.2 ——行业内挑战 本文首发于2020

本文首发于2020年5月26日,今天最新上线内容为《改革同龄人(十)》,这个系列就不打算放雪球了,大家见谅。


除了宏观挑战外,银行业面对的第二类挑战是行业内挑战,这些挑战主要是来自于监管要求和行业发展趋势。这些因素包括:资本充足率提升,利率市场化和行业对外开放。

资本充足率提升

关于资本充足率提升的挑战在6.1 高杠杆章节其实已经有所涉及,从2008年经济危机后,全球银行监管机构一直在致力于提升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要求。监管机构的思路出发点是好的,通过强制提升银行,特别是大型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底线来增加大型银行应对风险和吸收风险的能力。这些要求包括:巴III协议和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

但是,这些措施的实施在降低银行风险的同时也毁掉了银行业的盈利能力和内生性资本补充能力。以中国银行业中的招商银行为例,在2005年招商银行的核心资本充足率5.58%,ROA约为0.54%,这个ROA数据说明招行在2005年总资产的收益率是非常低的。因为,到了2019年招行的ROA已经涨到了1.31%。可是,对比ROE就会发现2005年的15.93%和2019年的16.84%是差不多的。这是因为2005年的核心资本充足率要求低,所以银行可以利用更高的杠杆。虽然,在每一份资产上挣的钱少,但是由于杠杆倍数高,银行依然可以获得不错的回报。

随着2008年后巴III的推行,中国银行业的杠杆倍数被不断压低。除了极少数优秀的银行通过提高ROA保持了ROE的水平,多数银行的ROE都是逐级走低的。而提高ROA的主要方法是:1,提高风险定价能力,以获得更高的净息差和更低的贷款信用成本。2,提升不消耗资本金的中间业务收入占比。

利率市场化

利率市场化是指金融机构在货币市场经营融资的利率水平由市场供求来决定。这一块内容在4.1.5小节已经有所表述。本身利率市场化并不代表着净息差缩小,但是如果和前面的宏观经济降速换挡相结合,就会给人造成利率市场化使得净息差收窄的错觉。

其实,利率市场化给银行带来的更大问题是银行如何平衡期限错配带来的收益和利率风险。我们都知道在银行的资产负债配置中,存在较为明显的期限错配。银行的负债中短期负债占比较高,包括同业存单,同业存放,活期存款等,而银行资产配置中长期贷款的占比较高。期限错配是银行净息差的重要来源,也是银行利润的源泉。但是,期限错配在利率变化激烈的时候可能会造成银行利差损失,比如:当银行的负债成本随着市场流动性收紧而大幅上涨的时候,由于中长期贷款的利率水平相对稳定,所以会造成严重的净息差受损。

在利率管制的情况下流动性和利率的关联度要小的多,所以很多银行已经习惯了躺着赚钱。利率市场化之后,市场利率的波动比原来剧烈的多。所以,银行在期限错配的问题上必须小心谨慎。银行应对利率市场化的手段包括但不限于:1,控制期限错配程度,调整资产和负债重定价的周期。2,采取必要的利率衍生品对冲利率风险。3,降低负债对于流动性的敏感度,比如增加核心存款占比,降低同业负债占比。

金融业的全面开放

金融行业的全面开放一直是银行业的一个鬼故事。从中国入世就开始讲,讲了20年终于成真了。按照当时入市时的承诺,中国需要逐步开放金融市场。虽然,当时设定了入世的保护期。但是,如果你看过2001年左右中国银行业的情况就能体会当时我们的金融业是多么弱不禁风。

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后,中国政府发行了2700亿特别国债注资四大行,帮助四大行将大量不良资产剥离成立4大资产处置公司。在此之前,四大国有行的不良率高达20%,如果不是中国政府信用背书,四大行早就破产了。即使最乐观的人也没有想到短短20年之后四大行已经位列全球最挣钱的20家银行。可以说,如果10年前全面开放金融业,中国银行业可能被外资金融资本打的落花流水。但是,时至今日中国银行业已非昔日吴下阿蒙了。

不过,要看到虽然我国银行业在客户服务水平和盈利能力都比20年前有了巨大的提升。但是我们的银行在风险定价模型,资产管理水平等领域依然和国外同行有一定差距。现在的金融业全面开放给中国银行业提出了新挑战。但是,个人觉得这对于中国银行业中的优秀企业来说是机会而不是威胁。在本土竞争中击败国外金融资本能够提升国内银行业的竞争力,为未来走出国门配合人民币国际化的战略做储备。

@今日话题 @银行ETF $招商银行(SH600036)$ $兴业银行(SH601166)$

#我眼中的银行#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