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inbei8.com

TMD变天 王兴张一鸣互换人生 30秒快读 1 两位福建龙岩

30秒快读

1

两位福建龙岩老乡,同是2019年呼声最高的互联网新贵,同是TMD三小巨头掌门人,但却在疫情之后,呈现了明显的分野:王兴向左,张一鸣向右。

2

美团点评内困,外卖佣金仍是其利润支点,而这却在疫情期间遭受了美团十周年以来的最大困局;字节跳动外扩,出海、下沉,字节跳动通过算法颠覆内容领域,又通过内容领域的开疆拓土,让BAT为之忌惮。

3

两位私交甚密的掌门人,像互换了人生一般,走向了互联网创业领域的不同方向,从此南北殊途。TMD变天在即。

    01    

美团巨亏背后:利润支点摇摇欲坠

好不容易在2019年熬到盈利的春天,美团点评就在2020年的春天被疫情狠狠地抡了一记重拳:巨亏17亿。

5月25日,美团点评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本季度,美团点评营业收入168亿元,同比减少12.6%;经营亏损17亿元,同比扩大31.6%;经调整后净亏损2.2亿元,同比减少79.4%。

就此前引起风波的佣金来看,美团的盈利模式较为单一,2020年第一季度餐饮外卖佣金收入占整体收入的90.23%,占美团整体收入的一半以上,同比变化较小。这意味着,餐饮外卖佣金是美团的生命线。

虽然外卖是撬动整体利润的支点,但是依靠单一的抽佣模式,美团一直没法实现平台与商家的共赢。这一矛盾在疫情期间被放大,美团遭受了10年以来最密集的商家讨伐。

南充火锅协会举报美团外卖,一石激起千层浪,四川、重庆、云南、山东、广东等餐饮协会纷纷质疑美团:抽佣太高,搞二选一。

在与广东餐饮协会的几轮博弈后,以美团妥协、向优质商户返还佣金而收场。

商家涌进董事长兼CEO王兴的微博下评论,“强制要求商家只能上美团,还必须交500元保证金,要不然扣25个点。”“现在美团中众包骑手价格被压得踹不过气。”

王兴在饭否上发了颇有真实写照的一句话:“我好像还不曾站在陨石坑里感受过人生。

比起疫情对企业带来的普遍影响,美团更应该重视的是,商家和用户在流失。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中,商家和用户的环比数都呈下降趋势。

在解读最新财报时,美团点评高管表示,接下来会进一步降低商家佣金,降低骑手成本。两边都是人心,孰轻孰重?

王兴表示:“挑战和不确定性依然存在,短期盈利从来不是公司的最高优先级。”

    02    

字节跳动上市猜想:两大信号

相比王兴的无奈,老乡张一鸣却是春风得意。

估值高达1000亿美元的“巨无霸”该向哪里去?字节跳动将上市,成为了普遍猜测的答案。

刚刚挖来迪士尼前高管凯文·梅耶尔被认为是上市的一大信号,这位新高管将担任首席运营官(COO)兼全球首席执行官,负责字节跳动在海外的一揽子业务,包括TikTok、Helo、音乐、游戏等,以及全球职能部门(不含中国)。

在迪士尼期间,凯文·梅耶尔参与或主导了对皮克斯、漫威、卢卡斯影业和21世纪福克斯的收购。

而另一个信号在于,字节跳动最近三笔融资都以美元基金为主导。

仅在近两月,字节跳动就发生了三起投资事件,新成立3家公司,游戏、影视、搜索、办公、云计算,甚至车联网都在尝试,种种迹象表明,字节跳动进入一个急速扩张期。

图源/国泰君安

字节跳动还在海外复制“App工厂”模式,不得不说,在疫情期间,抖音在国内外都逆势增长,以至于出现了一种现象:中外年轻人在居家隔离时,都在玩同一家的App,让社交巨头Facebook如临大敌。

字节跳动是从内容分发起步,借助算法、内容这两大核心,在BAT三巨头手里分得了一杯羹。

    03    

美团点评内困 字节跳动外扩

对比美团点评和字节跳动,两者最大的分野在于:封闭与开放。

从外卖到酒店、旅游、打车、买菜、充电宝,美团的跨界,似乎是“无界”的,但本质上还是在吃团购时代积累下的老本——商家资源,基于美团地推大军对商户的掌控力。

ofo陷入困局时收购摩拜单车,近期入局共享充电宝,美团跨界的时间点总是出乎意料,但却有一个共性:滞后进场。

美团不赚钱的问题核心在于,进入的行业都是饱和市场,大多要靠价格战来获取市场份额,用户逐利没有忠诚度,平台上的商家必然就成了持续的输血者,这便是佣金风波的症结。

在2019年扭亏为盈时,方正证券对美团外卖的利润做过一个敏感性分析:外卖业务的利润提高0.5%,整个美团利润提高10%,反之亦然,具备20倍杠杆的超高弹性。

单一盈利模式,是摆在美团点评和字节跳动面前的问题。

字节跳动商业化模式相对简单:广告营收占绝对主要地位。

根据晚点LatePost的报道,字节跳动2019年总收入约为1300~1400亿元,其中商业广告收入为1200~1300亿元。

广告业务会不会触及百度当年试探的红线,内容质量和广告收入如何平衡,都是字节跳动需要解决的隐患。

张一鸣在“2018字节跳动6周年庆”上提到,头条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我想这也是在弥补短板,这种价值观的东西看起来对公司的业务没有直接影响,其实这对于公司的长期发展至关重要,对于一个公司而言,现在的隐患就可能是明天突发的危机。

跟美团点评用户营收增长乏力不同的是,字节跳动在做一些扩张。

2019年下半年,今日头条面临DAU的增长瓶颈期时,手机百度正在发力信息流,有反超今日头条之势,于是,字节跳动找到了搜索这个突破口。

今年3月初,头条搜索独立App正式上线,张一鸣曾有过预判,“外界认为推荐算法是公司的业务核心,其实优质内容才是竞争力”。

字节跳动的内容发力,表现在教育和游戏两大块上。

张一鸣在致全球员工公开信中表明将教育作为新战略重点,随后成立北京博学互联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密切接触两家线下K12培训机构,最新进展是,字节跳动旗下的启蒙AI课App“瓜瓜龙英语”已经上线,对标猿辅导斑马AI课。

在成立教育科技公司的同一天,一家名为游艺科技的新游戏公司成立,法定代表人是字节跳动原战略投资负责人严授。他刚刚在2月初正式转岗,全面负责字节跳动的游戏业务,想带领游戏自研和独家代理业务实现突破。

出海、下沉,是字节跳动用户增长的出路,优质内容生态,是字节跳动补足算法一条腿走路的弊端。

    04    

王兴向左 张一鸣向右

两位互联网新贵开始分野。

在美团之前,王兴多次站在风口上,却屡战屡败。

“多多友”和“游子图”两个社交网站有用户却无变现途径。校内网用户暴增,却止步于无钱购买服务器和宽带。“饭否网”被称为中国微博鼻祖,却因言论风波错过了最佳时机,被新浪微博挤出市场。

王兴和张一鸣的交集不只是福建龙岩老乡,两人私交甚好,王兴创立饭否时,张一鸣曾是他的技术合伙人。

王兴有张著名的表格,在四次折戟互联网社交后,他一一解读了内容行业的复杂局面,果断放弃社交内容,踏足互联网商业。2010年创立美团,王兴闯过了“千团大战”,主导了美团点评合并,耗巨资收购摩拜收获2亿用户。

模仿、补贴、收购,是王兴的三大法门。但是回到前面提到的外卖佣金风波,确实给了美团重击,半月谈、央视在内的官媒点名批评美团,“将全行业链条的明天紧紧攥在自家手心,这种做法既不厚道也不明智。”

张一鸣和王兴,却似乎互换了人生。

张一鸣一开始就进入互联网商业领域,写出企业协同办公软件IAM,最后失败。作为旅游搜索公司酷讯的第一名工程师,经历了酷讯二度易主,后被美团收购。

2012年,张一鸣才创立了今日头条,全面进入内容行业,大量创造App,试验不成功便立马跳转船头,如今已成为名符其实的“App工厂”。

美团模仿海外团购鼻租Groupon而创,却在疫情催生海外外卖市场,美国全民做骑手的当下,美团错过了。

快速迭代和张一鸣的打法,却让字节跳动成为国内目前最有前景的出海企业,仅抖音海外版Tik Tok就单月收入7800万美元,成为全球最赚钱的App,往扎克伯格心头扎了一针。

纵观TMD的现状,滴滴饱受安全和疫情的双重打击后,仍处在困局之中。美团的股价逆势上扬了一波,估值也达到1000亿美元,但这大多受益于国外疫情让投资者看懂了外卖,但仍没有走出去的美团,在国内却是另一番景象,被单一盈利模式所困,在其基本盘外卖业务上失了民心,商家和骑手两端不讨好。唯一有实力向BAT业务渗透的只有字节跳动,娱乐社交让腾讯忌惮,内容搜索让百度忌惮,直播带货让阿里忌惮。

如今两家估值同等的公司,或许即将迎来变局。

王兴预计,到2025年,美团外卖会达到每天1亿个订单,每单赚1块钱。也就是说,5年后,美团外卖预计能等到规模效应,但到时,字节跳动的变化,也许不可同日而语。

作者/IT时报记者 孙妍

编辑/挨踢妹

排版/黄建

图片/美团财报、微博、国盛证券、中信建投证券、国泰君安等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

相关推荐

你更看好谁?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