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在线点赞下单

抖音2元100赞自助下单平台介绍

抖音点赞在线自助平台(抖音点赞在线自助平台)提供抖音赞优惠活动,刷真人粉丝和点赞,刷播放量,请点击这里,进入 该页面后,步骤很简单,只需你所需要的业务、填写您的下单信息即可、我们代刷网24小时自助下单平台24小时为您服务。

 “南江市的……王么?”

陈冷妃呆呆地看着李牧,心神皆震。

这句话,实在太霸气。

“男儿生当如此。”

就连凌万州都情难自禁地感叹。

“这就是李牧少爷啊。”

凌柳也赞叹,眼里有星光在闪烁。

吴文山和孙景辉,则是一脸的苦涩。

他们是真的后悔了。

为什么,之前要去招惹李牧?

真是作了大死!

“你……”

欧阳青龙忍着痛,愤恨地盯着李牧,想要放狠话。

然而,李牧却连这个机会也不给。

“把他扔出去。”

李牧对凶虎命令道。

“是。”

凶虎像拎小鸡一样将欧阳青龙提溜起来,然后在距离别墅门口还有四五米的地方停下,低喝一声,手臂猛甩。

砰!

欧阳青龙像炮弹一样飞了出去。

紧接着,欧阳青龙又发出杀猪般的凄惨之声。

“你们也需要我帮忙?”

李牧扫了眼吴文山和孙景辉。

“不……不用了,我们这就滚。”

吴文山和孙景辉艰难地咽了口口水,然后跌跌撞撞地跑出了陈家别墅。

一时间,刚才还热热闹闹的陈家别墅,便只剩下零星几人。

这时。

陈冷妃的父亲陈思明,终于从别墅里走了出来。

刚才他在和一位老朋友谈事情,所以一直待在别墅里,没有听到别墅花园的动静。

直到刚才欧阳青龙惨叫,他才觉察到不对劲。

“这是怎么回事啊?”

见到别墅竟然已经空空荡荡,陈思明不禁紧蹙起了眉头。

一个保安连忙上前解释道:“小姐刚才为了一个姓李的年轻人,把许多客人都撵走了。”

“姓李的年轻人?”

陈思明的眉头拧得更紧了:“难道是那个李牧?”

“好像就是叫李牧。”保安说道,他刚才没敢靠近,只在远处听到只言片语。

“这个冷妃,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陈思明重重地叹了一声:“不能再放任她这么下去了,今天必须让她和那个李牧断掉所有关系。”

“思明,现在哪还讲究门当户对啊?”陈冷妃的母亲却是劝道,“冷妃喜欢那个李牧,那就随她去吧。”

“你懂什么?”

陈思明冷哼一声:“那个李牧出身农村,最近还拿着冷妃的钱四处挥霍,他无论是家世还是品行,都配不上冷妃啊。”

陈思明又说道:“我家冷妃,就应该和那位姓李的年轻大佬在一起嘛,冷妃和那位李姓年轻大佬,真是绝配。”

“唉,思明,你何苦……”陈母叹气。

“我是为冷妃好,只要冷妃和那位李姓年轻大佬多接触,就会知道那个李牧有多差了。”

陈思明很肯定地说道。

他举目四望,发现陈冷妃之后,快步走去。

“冷妃!”

陈思明冷喝道。

“爸?”

看见陈思明的脸色,陈冷妃就知道事情要坏,于是连忙上前把陈思明拉住。

开玩笑,万一陈思明得罪了李牧,那后果可不堪设想!

在李牧面前,凌家都要低头,吴家、孙家更是于瞬间全面崩盘,如果陈思明惹得李牧生气,那陈家很可能就和吴、孙二家一个下场!

可陈冷妃拦住了陈思明的身体,却没拦住陈思明的嘴。

陈思明远远地就直接呵斥道:“你说你,为了一个李牧,竟然得罪那么多人,你到底想干什么,难道想害死我们陈家吗?”

“冷妃,我告诉你,你今天必须和那个李牧断干净,要不然你以后没好果子吃。”

“爸,你别说了。”陈冷妃一脸焦急。

“别说了?呵,你和那个李牧断了,那我自然就不说了。”

陈思明身形矮胖,因此没能越过陈冷妃看到李牧,只是怒声道:“冷妃,我早就和你说了,那个李牧配不上你,可你不仅不听,现在还为他得罪那么多豪门子弟,你真是……”

说着,陈思明一把推开陈冷妃,要去痛骂李牧,让李牧离开陈冷妃。

然而他抬眼望去,却愣住了。

“李先生,怎么是你?”

陈思明眼角直抽抽,他脑子里出现一个不太好的猜想。

“我就叫李牧,陈叔叔。”李牧笑了笑。

“啊!?”

陈思明难以自控地惊叫出声。

虽然刚才就已经有所猜测,可听到李牧承认之后,他的心还是止不住地发颤。

“您就是……李牧?”

陈思明感觉口干舌燥。

这太戏剧了,以至于他一时间竟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是的,陈叔叔。”李牧微笑着点头。

陈思明满脸的尴尬,转头对陈冷妃呵斥道:“冷妃,你怎么不早告诉我李先生就是李牧,搞得我刚才胡言乱语。”

陈冷妃撇着嘴,委屈道:“你也没给我解释的机会啊。”

陈思明挠了挠后脑勺:“李先生,刚才是发生什么事了吗,那些富二代是得罪您了吗,要不要我现在去治一治他们?”

看着和刚才态度完全相反的陈思明,李牧暗自感叹,不愧是豪门出身,这变脸简直比翻书还快。

“陈叔叔,不用了。”李牧说道。

“李先生您可别叫我陈叔叔,我受不起啊,您叫我小陈或者思明就行。”陈思明连忙说道。

李牧摸了摸鼻子,没有再接话。

陈冷妃则是给了陈思明一个鄙视的眼神,撇着嘴说道:“爸,你这也太过啦,刚才你还让我和李牧断清联系来着。”

“你这孩子,我刚才那不是……那不是……”陈思明很尴尬。

李牧被这对父女逗得哑然失笑。

忽然,他手机震动起来。

拿起一看,却是老爸李震打来的。

老爸现在打电话来,莫非是?

李牧眉头一挑,然后对陈思明歉意一笑:“陈叔叔,我先去接个电话。”

“好的好的。”陈思明小鸡啄米似的急忙点头,“李先生您先忙,我们在这等您。”

李牧去到一边,接起电话:“喂,老爸。”

“儿子啊,最近感觉怎么样啊?”李震笑着问道。

“还行,比以前过得滋润了一点。”李牧嘿嘿一笑。

“只滋润了一点?”李震哈哈笑道。

“好啦,老爸你这次打电话,是有什么事要通知吗?”李牧期待地问道。

“嗯。”李震给予了肯定的答案。

一瞬间。

李牧的呼吸急促了起来。

他想知道,他的权限进一步解锁之后,将有多么的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