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在线点赞下单

抖音2元100赞自助下单平台介绍

抖音点赞在线自助平台(抖音点赞在线自助平台)提供抖音赞优惠活动,刷真人粉丝和点赞,刷播放量,请点击这里,进入 该页面后,步骤很简单,只需你所需要的业务、填写您的下单信息即可、我们代刷网24小时自助下单平台24小时为您服务。

 白兮像是看出了我的疑问,从后面搀着二狗走了过来,边走边说:“这个棺椁里装的是一位守护小河公主墓的将领,他生平征战沙场,斩敌无数,在小河公主下葬之后,自愿殉葬作为小河公主的守墓人,生生世世为她守墓,这位将领当时就是用他那把砍下无数头颅的长剑,自刎的。”

“那他现在的尸身呢?怎么不在棺材里?”我急忙问道。

“起尸了,他生前是一位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将领,死后成了一位守卫主公安宁的守墓人。”白兮回答我。“刚才在绳子下面你们看到的那些黑衣人的尸体,不是我干的,是这位将领干的,当时我看到这些黑衣人的尸体,周围查看了一圈,没找到谁杀的他们,正要拉绳子让你们下来,没想到这个将领突然杀出来,我和他厮杀着就脱离了集合点。”

听白兮说完我们才感到一阵后怕,原来黑暗之中还埋藏着危险这么多危险,不过竟然能一下子斩杀掉这么多黑衣人,可见身手也是不一般,我问白兮:“那个起尸的将领,你后来解决掉了不?”

“没有,他的身手十分了得,身上又有铠甲,而且没有疼痛感,怕是实力不在我之下,我们打到了小河公主像的后方,后来他好像突然收到了什么命令一般,迅速地撤离了战斗,消失在了黑暗里。”白兮有点担忧。

我心里也紧张了起来,我原以为就算能秒杀这么多黑衣人,身手应该也不会比白兮强多少,没想到竟然和白兮不分伯仲,后面如果再遇到的话,怕是要陷入一番苦战了。

在我和白兮了解情况的过程中,二狗也逐渐恢复了正常,能自己行走而且恢复理智了,我看二狗也清醒了过来,就准备进食修整补给一下,我们席地而坐,吃了点压缩饼干,喝了点水之后,休息了半个小时准备起身继续追击。

我们来到小河公主像脚下之后,不禁犯了难,小河公主像的脚下是一个圆座,我们刚才在远处其实已经看到了,这个圆座上面有三个门,中间这个最大,两边的稍小一点,我们一开始以为这就跟以前的城门一样,不过是三个门罢了,随便从哪个门进去都能通到里面的天井,没想到走进了才发现,这哪是什么门呀,这就是三个通道,通道后面并不是大厅或者天井,而是深不可见的黑,我用手电照去,发现完全看不清里面有什么。

这三个通道好像是通向了三个不同的地方?我们不敢乱选乱进,不知道里面有什么机关,想小河公主的父亲为了修建王陵用了十年,里面的防盗机关应该不少,万一进错了一个,搞不好就得交代在这。

于是二狗提议找一下影组织的踪迹,看一下他们有没有留下脚印或者记号,告知后面的人他们进的是哪个门,可是找遍了三个门的所有角角落落也没发现影留下的一点点信息,真是白瞎了二狗难得机灵一回的脑子。

纠结了半个多小时也没一点头绪,既然没头绪那就选哪个都一样了,我指了中间这个最大的门,二狗听了说啥也不肯进去,说门这么大里面的机关肯定也不少,说啥也不进,没办法我只得选了个右手边的小门,二狗这才一步三回头地跟了进来。

进了小门之后,果然里面是个幽深的通道,我们走了不到三分钟就遇到了一个楼梯,弯曲着向上延伸。既然已经进来了,也就不再多言语了,上吧,还是由白兮打头阵,我在中间,二狗断后。

往上走了看样子有十米左右,我们来到了一个百十平的房间,刚进房间的瞬间,我们刚才上来的楼梯竟然收了下去,把我吓了一跳,看来机关的制造者是想把我们困在这里,问题不大,问题不大,我们还有绳子,大不了等会直接放绳子下去,于是我们继续向着屋子里走去。

这个屋子里面什么都没有,却绘满了壁画,以中间的通到分割成了两半,左边一半画着一个屋子,然后里面有不少人正在行走,全都朝着一个方向,从靠近我们上来的这头,走向另一头的门口,最靠近那边的门口有大概五六个人,衣着打扮看上去有些年代了,倒是比较像和小河公主一样的西域人打扮。

再往后看有一帮约摸二三十号人,好像背着一大包的工具,有洛阳铲、绳子之类等等,还有刀具、斧子等一些武器,看这架势,是摸金校尉啊?再往后我们仿佛还看到了拿着枪械的一帮人,正在奔跑一样。

另外半边的壁画倒是很简单,就是一个空屋子,和左边这一半的屋子似乎是同一间屋子,但是不同的是,屋子里空无一人,不知道是想表达什么意思。

看来这间屋子就是绘画了一些进入这个墓的人的壁画吧,右半边的壁画的意思大概是在告诉进来的盗墓贼,不要想贪图墓里的财宝,否则让你们有来无回,应该就是这样一个警示作用了。

突然我意识到哪里不对,头皮一阵发麻,鸡皮疙瘩也爆了出来,当时绘画这个壁画的时候,他们是怎么知道后面会有人持有枪械进入的?或者,他们是怎么知道千年之后会有枪的存在?!

只有一个理由可以解释了:这幅壁画不是一开始修建墓的时候就画出来的,而是这几千年随着有人的进入,而持续绘画出来的!

我有时候真的希望我自己是个傻子,啥都不知道也就啥也不会害怕了。仿佛是为了印证我的猜想,在左半边的绘画中,那些人的后方慢慢地有三个人的影子正在清晰,我们三人盯着画中的那三个人,一个人背着背包,手持一把长剑,同时手握着一个手电筒,这不就是白兮吗?!和他在一起的旁边两个人,自然不必多说,肯定就是我和二狗了。

瞬间我好像被冷汗浸湿,呆呆地愣在了原地。二狗也痴痴地看着壁画,半天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