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在线点赞下单

抖音2元100赞自助下单平台介绍

抖音点赞在线自助平台(抖音点赞在线自助平台)提供抖音赞优惠活动,刷真人粉丝和点赞,刷播放量,请点击这里,进入 该页面后,步骤很简单,只需你所需要的业务、填写您的下单信息即可、我们代刷网24小时自助下单平台24小时为您服务。

 我和老弟走过一条小路,走到了姥爷的坟前,也就是弟弟的爷爷,自从弟弟大了,每年几乎都是我俩过来上坟,我俩把贡品摆好,又在坟前点燃了值钱,跪在墓碑前,就开始叨咕起来,什么姥爷我们给你送钱了,你要多买点好吃的,在那边要照顾好自己之类的话,其实又很多人可能和我们说的一样,不过心不诚只是敷衍了事,我过去也是这样的,我也不相信烧去的纸真的会变成钱到姥爷手里,不过自从出马以后,我的想法就变了,这个世界真的有鬼,或者可以说这个世界真的有很多事是无法用科学解释的,又或者说有些事,科学解释了但也只是只言片语,还是让人模糊不清。

我和老弟烧完纸钱,天已经很晚了,我俩本来就是下午才到这边,在走了会山林路,这时间耽搁的就有点久了,我俩这纸钱也烧完了,起身就准备离开,就在我们往回走的同时,我回头看了一眼,仿佛看见了姥爷的身影,他在对着我和弟弟笑着,还挥着手像是送别我们一样,我也没有害怕,也对着姥爷笑了笑,其实原本我也不会害怕,可能弟弟见了也许多少会有些害怕吧,这并不是因为我出马了,而是因为我从小就跟在姥爷身边,是他把我带大的,直到姥爷去世,我都一直在他身边,而弟弟出生没几年姥爷就去世了,所以他对自己爷爷的印象并不深,姥爷是一个很有魄力的人,可以说就像一位将军,杀伐决断毫不含糊,我记得姥爷或者的时候是修铁路的,在他们那个年代,也算是技术工种了,而且在单位也是个领导,管着几百号人,大事小情都要像他汇报,可能就因为这个原因才会有姥爷那样的性格吧。

我感叹着和弟弟沿着来时的道路往回走,可不知道怎么的我们都走了一个小时了,也没走到我们停车的地方,我记得来的时候我们也就走了最多40分钟啊,这怎么一个小时了还没到,老弟疑惑的看了看我,我也看了看老弟告诉他‘别急,我们在走走,可能是我们走错路了也说不定’老弟听了我的话也不说话,就是低下头继续跟着我走,其实在我俩内心当中都有点怀疑或者说还害怕,怀疑在这是不是有小鬼过来不让我俩出去,或者说有更厉害的鬼怪要找我俩的麻烦,害怕就是这么多坟地,一个个高低不平的在哪树立着,天又这么黑,附近还没有灯光,转身就能看见一个坟墓,看看都觉的恐怖,我和老弟又走了又30分钟的时间,可我们还是没走出去,我俩走的有点累了,就坐下来休息,同时我也静静的思考其这是怎么回事,我问老弟‘你说咱俩这会不会是遇到鬼打墙了?’老弟看了看我说道‘鬼打墙不能吧,鬼打墙是一种科学现象,鬼打墙是在夜晚或郊外行走时,分不清方向,自我感知模糊,不知道要往何处走,在原地转圈的现象。’我靠这不亏是还在上大学的孩子,很多事都是用科学的角度和你解释啊,我对他说道‘那居然是一种转圈的现象,现在我们就沿着一条直线走,我们没走出一步都只迈右腿,以确保我们走的是直线’说完我和老弟就起身按照我们刚才研究的方式又走了一会,可回头一看又回到了刚才我俩休息的地方,因为地上的这块石头奇形怪状的,我对它的印象非常深,走了这么久,又走回了这,老弟看看我说道‘哥,咱俩好像真的遇到鬼打墙了,你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咱俩出去’我鄙视的看了看老弟说道‘你不是科学可以解决么,你怎么不解决了’老弟看着我说道‘科学有的时候也需要实践,这实践后发现科学解决不了啦,咱不就得找其他方法么’说还还对着我笑了笑,哎,我这个弟弟永远都是这么调皮,没办法谁让我是哥哥那,办法只有我来想好了,我又坐回石头上,老弟也跟着坐了下来,我对着老弟说道‘我目前有两个办法,第一个是咱来就坐着等天亮,只要天一亮这鬼打墙自然也就消失了’我刚说完此话,老弟马上接到‘要坐你坐,我可不在这等天亮,这地方漆黑一片,还那么多坟墓我可害怕’我看着老弟那胆小的样,笑了笑说道‘这第二个就是用童子尿,咱俩都是男孩,只要没有破处,在地上撒泡尿,也可以让阴邪之物退避三尺,到时咱俩自然也就可以走出去了’老弟看着我说道‘哥,不会吧,你还是处男?我上大学就不是了’卧槽,这小子的速度比我还快我还是大三的时候才破处啊,看来这个办法又行不通,于是我俩又坐了下来,我对老弟说道‘要不我呼喊下我的贴身报马,让她来棒棒咱俩’老弟看着我说道‘这个方法好,一针见血,仙家到了这些小鬼绝对不敢放肆’说完还对我做了个请的手势,这是让我快点请他们过来啊,不过我随后又一想不行啊,这黄小天伤势应该还没好吧,来不了,蟒小花又在给他疗伤,更来不了,其他人我还叫不上名字,这可为难到我了,老弟看我没有动作就问道‘怎么了?’我把自己想法告诉了老弟,老弟也是个重情义的人,听了我的想法点了点头并没有多少什么,也没有流露出一丝的不快,就在这时我忽然听见有人对我们说道‘小子,你俩就别白费力气了,你俩来到我的地界,给他人送钱,怎么如此不懂规矩’我疑惑的看向四周,看着也没人啊,就对着周围大声喊道‘不懂规矩,不知道我们破坏了什么规矩?’此人用飘忽不定的声音回答道‘你们就不知道给我送几张钱财吗?’他此话一说我便恍然大悟,纪念故人之时,一般都会抽出几张纸钱撒到外面,给其他过路的小鬼,以防止他们抢夺故人财务,或者说是防止他们在暗中对纪念者使坏,人为财死,那怕是鬼也是爱财的,随后我便又对周围说道‘我们这今天身上没有纸钱了,明日我们一定奉上,您看可好’‘明日奉上,今日事今日毕,你可知道,若是没有,你们就别想出着林子’卧槽这鬼,是真不好糊弄啊,都说了明天就给他送来,还不肯放我们走,一时之间我算是傻眼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只能又坐回了原位低头思考起来,老弟低下头默不作声,那鬼看我们很安静也不出声了,这鬼我猜测道行应该不高,要不然在这个时候早就应该站在我们面前了,就像怨鬼一样,我看了看远方,忽然想到刚才我们走的时候,姥爷对着我们笑了,就对老弟说道‘他不是不让我们前行离开这么,那我们就往回走,我们走回姥爷的墓地,让姥爷带我们出去’说完老弟点点头表示同意,毕竟那是他亲爷爷,比较害怕程度,总要比这小鬼好多了吧,于是我俩就开始往姥爷的墓地走去,边走我还便叨咕姥爷的名字,黄小天不是说有事让我叫他的名字,他就会出现么,现在不能叫他,我就叫姥爷好了,相信要是姥爷出现肯定也会保护我的。

不过说来也怪,我们明明遇到了鬼打墙,正常往回走应该也会绕圈才对,可我和老弟,走着走着就来到了姥爷的坟前,而且我看见一位慈祥的老人就站在那里,像是等待我们回家吃饭一样,我仔细一看那是姥爷,他还是那样,穿着他最爱的军绿色中山装,一缕胡子在空中飘动,面带笑容的看着我俩,到了坟前还对我点了点头,弟弟看我发呆,就在我眼前挥了挥手说道‘哥,你怎么了?到爷爷坟前了,你该不会看见小鬼了吧’我对老弟说道‘你没看见吗?你爷爷在那站着那’老弟看了看四周说道‘什么都没有啊’我疑惑的看向姥爷,姥爷笑着对我说道‘他看不见的,他又不是出马弟子,怎么可能看见我,我又没有对他显形,看见我再吓坏他’我对着姥爷‘哦’了一声,老弟看着我又说到‘你真看见我爷了?你快问问我爷怎么办,咱俩咋出去’姥爷慈爱的看了看弟弟,对我说道‘外孙莫怕,姥爷在这那,让他什么孤魂野鬼也不敢靠近,姥爷解决了些拦路的畜生就带你们出去,你俩先坐在旁边的石头上休息下’我看着姥爷,把它他说的话对弟弟说了一遍,弟弟这才安心的坐在了旁边的石头上,此时只见姥爷对着空中十分威严的大喊道‘小畜生们还不快出来,刚才是那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敢拦我大孙和小孙的路,当老头子我灰飞烟灭了吗?’姥爷这一句话说完,就见他身边出现了好多黑色虚影,一个个交头接耳的在那说着不知道啊,谁敢拦您孙儿的路啊,姥爷一瞪眼,看着他们说道‘还不自己站出来,现在站出来,向我孙儿认个错,老头子我既往不咎,要是让老头子我查出来,可就没那么好过了’姥爷这话刚说完,就见一个黑色虚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瑟瑟发抖的跪走到姥爷面前说道‘老鬼王大人,小人我有眼不识泰山,真不知道那是您的孙儿啊,小的我就是和他们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姥爷瞪了此人一眼,又转头看向了我说道‘大孙,你说此事怎么办吧?你小弟看不见我,也不明白这些事,你来处理,姥爷在这不用怕,更何况你已经是出马弟子了’我看着姥爷并没有着急回答他怎么处理这小鬼的事,反而是问姥爷,‘您怎么知道我是出马弟子了?’姥爷笑了笑‘姥爷什么不知道,这家里的大事小情我都了如指掌’我看着姥爷那表情和他对我说话的语气,不由的想起他还在世的时候,那是他身体还很硬朗的时候,就常常抱着我大孙,大孙的叫着,还经常和我说,遇到任何事都不要怕,凡事有姥爷在,姥爷给你撑腰,想到这些不尽泪流满面,哭的向个泪人一样,老弟见我哭了连忙走过来对我说道‘哥,怎么了?是不是爷爷出事了?还是有小鬼欺负你,你和老弟说,老弟打他们去’我看着老弟关心我那急切的表情,我摇摇头说道‘没有,我就是又看见姥爷,我太激动了,也太想他了’老弟看了看我说道‘哥,那你就别哭了,你还能看见他老人家,你应该高兴才对,我都看不见,我也好想见见他啊’老弟说完这话,姥爷对着我们笑了笑,还轻轻的摸了摸我俩的头,转身又对那黑色虚影说道‘你小子,这是把我孙儿吓坏了,看老头子我今天不灭了你’就见姥爷举起右手,顺势就要拍下去,我出口说道‘姥爷慢着’姥爷回头看向我问道‘怎么了?’我对着姥爷说道‘姥爷,我又一次看见你太激动了,好想你,你就绕了他吧,若是没有他的拦路,也不会让我们爷俩再次相见,所以说起来他还是个功臣,那有杀功臣的道理’姥爷看着我说道‘你小子,从小到大就是心软,你这是不忍了,好了,姥爷就绕了他,听你的’只见姥爷说完此话挥了挥手,那黑影便不见了。

那拦路小鬼解决完,姥爷就带着我和弟弟往外走去,这一路上我和姥爷聊了好多,有的是他去世后的事,还有的是他生前的事,由于弟弟看不见姥爷,就一直在旁边,让我对他爷爷说,他是怎么长大的,还有怎么考上大学的,还有他现在和过去的种种事,姥爷听见我来说就是哈哈大笑,这一路明明很短暂,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走了很久,比刚刚遇到鬼打墙走的还要久,不过没有恐惧,没有害怕,只有欢歌笑语。

走到停车的地方,姥爷不在前行了,看了看我和弟弟说道‘你们走吧,姥爷只能送你们到这了,以后你们要好好的’说着说着我看见他好像有些哽咽,姥爷是个很坚强的汉子,能让他伤心的唯有亲人的离别了,姥爷说完此话,头都不回的就要转身离开,姥爷刚刚踏出一步,我就听见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老东西,你这就要走啊,为何不好好看着他们长大’我靠这不是师傅的声音吗?他老人家什么时候来的?刚刚我撞到了鬼打墙,他怎么不出现帮我,这个时候出来了,我心里碎碎念着,姥爷回身看向我这边,说道‘老仙家,你来了’师傅哈哈大笑起来‘我早就与你说过,定有一日,要你陪我在同一堂口喝酒,现在该是实现的时候了’姥爷看看师傅说道‘你说的要保护的人该不会就是我这大孙儿吧?’师傅点点头说道‘正是他,想来你也应该有所触觉,那你看看我这清风堂口正好缺为堂主,老东西你可要来?’说完师傅又哈哈大笑起来,姥爷看了看师傅说道‘老仙家,当初我就答应了你要做你清风堂主,今日怎能反悔’师傅连声说道‘好好好,我这可是为徒儿请到了个厉害的清风堂主啊’我看了看师傅说道‘厉害的清风堂主?为什么这么说姥爷,姥爷去世也就几年,怎么可能厉害’师傅看着我说道‘道行可分高低,那悟性自然也分高低,这老头子的悟性极高,那他自然就不会差,同时还是个刚正不阿的主,那他打理清风堂口也自然不会有任何问题’师傅说完,我看了看姥爷问道‘姥爷,那你现在是什么道行了,我听黄小天说鬼分五种,你现在是哪一种了?’姥爷看着我说道‘我不在那五种当中,日后你自会知晓’我只能点点头,姥爷不想说的事,就算把他打死都不会说的,不对他已经死了,呵呵,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师傅对我说道‘徒儿,明日你到家,在堂单上加上这老东西的名字就可以,若是他手底下还有要报名的清风,你就一起加上,你问这老东西吧,师傅还有事先离开了’说完师傅便转身离开了,我对着姥爷说道‘姥爷,要是我的堂口写上你的名字,那是不是以后我就可以随时见到你了’姥爷笑笑‘是也不是,是我在你堂口你可以请香叫我,不是因为姥爷也有其他事要办,不能像你小时候,天天带你出去玩’我看着笑了笑,我就这点小心思都被姥爷看出来了,好像让他带我一起做小木椅子啊,小时候他常带着我做的。

姥爷看着我又说到‘明日你便准备堂口填名的事,我一个人把底下所有的鬼名都报喽,鬼属阴,不能让他们上你身,就算不会有什么影响,对身体也不好’我看着姥爷关切的眼神,什么都没说,带着弟弟就上了车,而走时弟弟还不忘对我说道,‘你指下爷爷的方向,我想和他说拜拜’,我指向姥爷所在的位置,弟弟挥了挥手,我看见他挥完手,在轻轻的擦了擦眼角,我知道弟弟也很想自己的爷爷,我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看着我笑了笑,我们开车就离开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