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在线点赞下单

抖音2元100赞自助下单平台介绍

抖音点赞在线自助平台(抖音点赞在线自助平台)提供抖音赞优惠活动,刷真人粉丝和点赞,刷播放量,请点击这里,进入 该页面后,步骤很简单,只需你所需要的业务、填写您的下单信息即可、我们代刷网24小时自助下单平台24小时为您服务。

 这是两张在之前有人跳楼的那个烂尾楼下拍的。

而两张照片的人都是一样的,胖子,和郭晓!

在照片里,这两个人的身体都以一种十分诡异的姿势扭曲着,而身上全都是一道又一道深可见骨的可怖伤痕。

两人脸上咧着弧度夸张的笑脸,嘴角全都裂开,一直裂到了耳朵根的位置,鲜血淋漓的血肉外翻,甚是可怖。

恐惧,痛苦,绝望等等负面的情绪凝固在了两人已经失去灵智的瞳孔之中。

这两对瞳孔似乎还在透过手机的屏幕凝视着我,凝视着我这个弃它们而逃的罪人!伺机把我也拉进那痛苦所编制的深渊。

七叔看我神色有些不对劲问道:“臭小子,怎么了?手机都不要了,咋地,你这是家里有矿啊?”

我还有些没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掉落在地上的手机又连续的响了两声。

我也顾不得七叔奇怪的表情,连忙捡起手机。

聊天界面上安红又给我发了两条信息。

【张哥,他们说让你去那栋老楼,不然我和剩下的人都要死。】

【怎么办张哥,我好害怕,我会不会死掉?】

【张哥,怎么办,我真的害怕,好像有人在敲我的玻璃,可我的出租屋明明是在十楼啊。】

透过这几条信息,我甚至可以感觉到这个姑娘已经快要哭出声来了。

我手指飞快的在敲击着屏幕发出一条消息【你现在在哪,给我发位置,我这就去,我到之前不要轻举妄动,好好呆在原地,如果遇见不对劲的东西,那就咬破舌尖用血喷他!】

发完这条消息,我连忙转头看向七叔:“七叔,我想再去帮那个苏启阳之前,有些事情你可能要先帮你徒弟解决一下了。”

七叔皱皱眉头:“你小子又惹什么货了?”

我着急着去救人也没空跟他解释什么,只能是一把拉起他:“是之前我们学校里的事情,待会边走边跟你解释。”

七叔被我拽了一个趔趄,匆忙只间抓起了墙上挂着的一个黄布包裹。

带着七叔打上车直奔安红给我发的那个定位,在车上我跟七叔解释了一下现在的情况。

七叔懂之后深深看了我一眼,语气只见有些调侃:“小子,按照你的说法,那只鬼可能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一些,说老实话,你小子那么怕死还是放弃吧。”

我听了七叔的话感觉心里有些不舒服,虽然知道这老小子是在调侃:“七叔,我……不想看到有人因我而死。”

七叔的嘴角似乎夹带上了一些嘲讽,语气也是忽然变得尖酸刻薄了起来:“不想有人因你而死?那你说的胖子,郭晓他们不就是因为你的背叛死了吗?”

他的这句话点燃了我的怒火,或者说是为了掩饰什么而燃起了怒火:“我没有!只是我……只是我太弱了,没有能力保护好他们而已!”

七叔看着我愤怒丑恶的嘴脸并没有气恼,只不过嘴角的嘲讽愈加明显罢了:“是吗?你是太弱了,但如果你想的话,你绝对有能力把他们救下来,记得我教你道术里面有牺牲自己的性命灵魂与鬼怪同归于尽的方法,只是你不敢罢了,你在害怕,你怕死,你很自私,你想要的自己活下去,哪怕为此要牺牲掉几个好朋友和一个喜欢着你的女孩的性命。”

七叔的话很犀利,犀利的就像是老中医手里的一根针,一针……只一针就狠狠的刺在了我在努力掩藏,也在努力忽视的真相上。

没错,我就是自私!我就是害怕!

我怕死!我自私!因为我还年轻,我还有大把美好的时光等待着我去挥霍去虚度!我不应该死!

我在心底声嘶力竭!

可是……胖子他们不也一样年轻嘛?

他们不也本应有大把大把的美好时光等待着他们去挥霍吗?

我明明可以救他们的,和那些故事里的英雄一样,牺牲自己一个去救更多的人!

不!

我还有爸妈,他们还等着我去赡养!

不孝有三,无后最大啊!

不尽孝道死后可是会堕入额鼻地狱的。

可是……胖子他们也有父母等着他们去赡养啊。

不不不!我这样做没错的!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种道理古人都知道的。

人类天生就是趋利避害的啊。

这一切一切的念头在我的脑海里不停的翻滚沉浮。

我脸上的表情也是在这一刻丰富至极。

恶毒,悔恨,厌恶,悲悯……

七叔看着我此刻的沉默没有任何表示,脸上那夹杂着不屑嘲讽的弧度渐渐收敛。

他就那么静静的陷在座椅靠背里,看起来依旧是那么猥琐干瘦,一副被酒色掏空了的淫棍表现。

只不过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个人的手背已经是青筋暴起。

他在紧张。

他在紧张什么?紧张我吗?

可是他为什么要紧张我?

我不知道。

我现在只觉得脑袋里很痛!痛的要死。

“七叔,我真的很自私吗?”

我忽然开口,声音略显低沉不复之前的暴躁。

七叔好像是长舒了口气,又好像还是有些紧张:“你觉得呢?”

我忽然笑了好像是想通了些什么:“是啊,从我放弃她逃跑的那一刻就已经从骨子里烙上了自私的标志,那七叔我想变强,强的即使是自私我也可以用保护身边的人。”

这一次七叔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是放了下来,他拍拍我的肩膀:“会的。”

“好了到地方,话说两位是演话剧的吗?这是在排练?”

忽然前座传来司机师傅的声音,我和七叔都已一愣。

我尴尬的挠挠头:“对不起啊师傅,让你受惊了,是在抱歉。”

前座的中年司机一摆手,满脸的不以为意:“害~没事,不过说真的,两位的演技真的可以啊歪,哎,你们这话剧在哪演啊,到时候我去看看。”

七叔这个时候已经开门下了车:“这就是我家孩子大学举办的活动外人没法看的。”

司机师傅的表情似乎有些沮丧:“哎,那真是可惜了。”

下了车,我俩来到了手机上定位先是的那栋楼。

根据安红的消息来看她租的屋子应该就是在这里。

和七叔一起跨步走进单元门,一股阴暗潮湿的感觉铺面而来。

七叔皱了皱眉头:“小子,看来你们好像是惹到了个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