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在线点赞下单

抖音2元100赞自助下单平台介绍

抖音点赞在线自助平台(抖音点赞在线自助平台)提供抖音赞优惠活动,刷真人粉丝和点赞,刷播放量,请点击这里,进入 该页面后,步骤很简单,只需你所需要的业务、填写您的下单信息即可、我们代刷网24小时自助下单平台24小时为您服务。

 回到位置上的我已经没了睡意,满脑子都是刚刚在厕所遇到的那个刀疤男。

虽然爹从小就教我要做一个好人,但是他也同样教过我遇着事要量力而行,像他们那种大罪犯,我能做的也只是下车之后去报警了事。

但是现在的问题不是我放不放过他们,而是他们放不放过我!

刚刚那波表演似乎让那个刀疤男暂时没有对我下手,不过之后会怎么样那就很难说了,毕竟如果我猜的是真的,那货可就是把人当货物的罪犯!

这种人多半不会让自己有任何暴露的危险,万一他想要……

“周宁,你脸色似乎有点差,不睡会吗?”一旁已经醒来的袁依依发现了我的异样,有些关切的问道。

“依依你靠过来一点。”

我不知道那个刀疤男是否还有别的同伙,于是就让依依凑过来,贴近了耳朵将刚刚发生事告诉了她。

听完之后,袁依依秀眉微皱。显然,对于这种情况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们多留一个心眼防备着吧,说不定那人真就被你糊弄过去了,别多想。”袁依依也学着我刚刚那样,贴着耳朵说道。

她贴在我耳朵边上说话时,热气打在我脸颊上,弄得我脸色微微发红。

“好,不过我还是别睡了,我们就聊聊天吧?”

我赶忙转移话题到,不过我也是真心想和袁依依聊聊,毕竟我们这几天都在忙着赶路,两人并没有太多什么交流。

我现在也只知道她是一个医生,本事不小,还会些道术。

“我嘛?也没有什么好讲,爸妈失踪之后就和奶奶一起长大。在小时候就和她学了一些道术。后来我出去读书时考了医科大,本想着毕业之后回来照顾奶奶…后面的事你也知道了。”

“你在读书的时候也是学医的啊?难怪医术这么好。”

隔壁村的大夫在我们那还是挺有名的,不然徐家兄弟也不会特地跑去那边找她医治。

“我的医术其实是我结合那些家里道书自修的,毕竟因为奶奶当年的意外,我并没有学完医学课程。”

袁依依说着有些可惜的摇摇头:“当时我们走的太匆忙了,那些书我都没有带上,现在想想真是太可惜了。对了,周宁,你呢?我也只知道你的一个重病的父亲。”

听着前半句我稍微有些尴尬,说不定当时人家袁依依就是在想到底带什么好…但是我二话不说就把他们给拉走了。不过原来她医术上这么高明,是因为有她家传法术的关系。

“我啊…听算命先生说我是天生的童子命亲缘薄,从小我就每娘,爷爷奶奶也在我小时候就没了,是爹一个人将我拉扯大的…”

我很平静的说着自己的遭遇,或许在外人看来我十分可怜,但自己已经觉得无所谓了,毕竟对我来说,家里有爹足够了。

袁依依显然不这样看,这姑娘听着我的遭遇都微微红了眼眶。毕竟她虽然父母都失踪了,但留下类一大笔钱,从小过的也还算不错。

我们两个人就这么聊着聊着,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下车时间。

随着火车鸣笛,我和袁依依顺着拥挤的人流来到了火车之外。我小心的护着袁依依,毕竟根据前几天的遭遇,这个时候想趁机揩油的咸猪手一向不少。

不过我们两人真正要提防的可不止这个,那个刀疤男的灭口才是最应该警惕的。

那家伙当时绽放着凶光的眼神我现在都没法忘记,直接在刻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了。

我带着袁依依尽量往人多的地方走,想着尽快去找我朋友。他原本住在市郊,但是我刚刚在车上说我们可能被当地的混混盯上了,他二话不说就嚷这要过来接我。

我也没有打肿脸充胖子,毕竟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万一东逛西晃时那刀疤男真的在暗地里要对我下手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周宁,我们就在这里等他吗?”我和袁依依站在一处路灯下,等着我老同学来接我们。

“嗯,他似乎混的不太好,这些年连个车都没买,现在正借了一个车过来。”

我有些担忧的看着周围,本来刚下车那会这里还是蛮多人的,就和老同学约在这里见,结果没多久这里就没几个人了。

这下我可就有点担心了,从刚下车就我就感觉到一直有人朝着这里看过来。我偷偷看了他们几眼,还都是些一脸痞气的小青年。

该不会是那个刀疤男安排了本地的地下势力来搞我们吧?

虽说可能是自己多想了,但是我越来越感觉周围的人都有些不对劲…不能在原地杵着了!

“依依,我有些饿了,我们先去找一个大酒楼吃一个饭,我和朋友说咱们换一个地方见面。”我朝袁依依使了一个眼色,随后拉着她就往远处的一个大酒楼小跑去。

袁依依可能也有些察觉到了不对,二话不说,十分配合的跟着我开始跑。

我们着一跑,那些一直晃荡着的小青年果真动了起来,不再装作闲逛,一齐朝着我们这里跑了过来。

我们两个也顾不等掩饰了,直接甩开一些行李,朝着远处的大酒楼那边跑去…那边人多些,这帮人多少会有些顾忌。

但是还没等我们跑出几步,路边一家面包车就突然亮起了车灯,直接晃了我们一脸。

短暂的炫目之后,我瞥到那车里开车的人——正是之前的那个刀疤男!

要坏菜了!

“依依,能不能给我们加一个神行术?”我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看向一旁的袁依依。

“呼…不行,要施法的话必须停下来,呼…如果停下来的话…”

但是袁依依毕竟是一个女孩子,跑的这么快,连我都喘这大气,她已经几乎说不清话了。

“依依,我们先停下来。我挡着他们给你争取一下时间,你看看又什么法术已经自救的,能用就用出来!”

眼下后面的人不谈,那架车子我们是不可能跑过的,与其如此,还不如搏一搏!

依依也明白了我的意思,连忙停下脚步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随后就开始念念有词。

我随手抄起地上的一个破啤酒瓶,挡在了她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