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在线点赞下单

抖音2元100赞自助下单平台介绍

抖音点赞在线自助平台(抖音点赞在线自助平台)提供抖音赞优惠活动,刷真人粉丝和点赞,刷播放量,请点击这里,进入 该页面后,步骤很简单,只需你所需要的业务、填写您的下单信息即可、我们代刷网24小时自助下单平台24小时为您服务。

 我却没有和我妈继续说什么,我知道,我妈是猜出点什么了。

毕竟这么多年来,每年寒暑假,我都会去我外公那。

外公做什么的,我妈最清楚了。

外公是什么下场,我妈也非常的清楚。

她是害怕我走了外公的老路,想着帮我挡了。

我妈是一个没有什么大野心的女人,她只想我平平安安的过完下半辈子,寿终正寝就好了。

只是那会儿的我,哪里懂她的想法。

我满脑子都想的是,终于有大展手脚的机会了,终于可以不需要过这无聊的生活了。

事实上,我终究是会走上这条不归路的。

无论是外公,还是媳妇姐姐,和他们牵扯上关系,就注定我会这么走。

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我需要一盆水。”我看向沈老爷子的保镖。

现场的人里面,我总不可能让我爸妈去做事,那太不孝了,而我自己这会儿要是起来去倒水,又太没逼格了一点。

说老实话,处于十七八岁时候的我,虽然表面看起来有些冷漠,但性格上还是有点中二的。

觉得自己是一个世外高人,既然是高人,这些小事都要自己亲自去做,就未免有些太丢份了。

保镖看了沈老爷子一眼,见沈老爷子点头了,直接走向卫生间,很快就端了一盆水出来。

在他去端水的时候,我则是打开我的书包,从书包里面拿出一本写过的试卷,三两下就做了一张纸乌龟出来。

我把纸乌龟放在沈老爷子面前,却没有直接给他,而是按在了这头纸乌龟身上,对着沈老爷子开口说道,“我想知道,老爷子是怎么知道我的。”

“老张四十年前,给我留了一封信,让我遇到困难的时候打开。”

“打开后,就是你们母子的信息,让我来找你,帮忙解决问题。”

沈老爷子倒是不隐瞒,直接和我说了,我当然知道他言语中的老张就是我外公,我继续开口说道,“您和我外公,是什么关系?”

“算是很要好的朋友,但四十年前,他忽然消失了,再找不到他了。”沈老爷子毕竟也是经历过大风大雨的人,这时候一点不慌,而是继续开口说道,“小师父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没了。”我点了点头,不准备继续说什么,心里倒是有些震撼。

我外公和沈老爷子一定是很要好的朋友,这一卦横跨了四十年,绝对是要遭天谴的,最起码也得耗一两年寿命。

而且还把我和我妈的信息直接告诉沈老爷子,这就更说明问题了。

显然,面前的沈老爷子,是我外公绝对信任的人。

再加上他是我爸的贵人,这事情,不管我有没有这个能力,我都得要管。

这是因果。

我必须要给还上。

我思索着,外公是不是也同样算到了这一点,以我对他的了解,还真有这个可能。

我可以说自己在很多地方已经有外公的八九成功力,但在卦象这方面,我肯定是连他的皮毛都没到。

因为那东西不是看书就可以学会的,得需要很深的阅历和功力才可以。

“那我接下来需要做什么?”老爷子开口询问道。

“把这只纸龟放到水里,我就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了,最起码可以排除一个错误答案。”我开口说道。

这一招叫纸龟游水,是用来测试对方到底有没有招惹到脏东西的。

毕竟人撞邪分很多种,有中煞,有冲撞,有坏风水,有被下蛊。

当然,最常见的就是冲撞了脏东西,想要测试是不是冲撞了脏东西,就需要通过纸龟游水来看。

若是真的冲撞了,身上就会带着脏东西的气息,这气息会附着在纸龟上,再将纸龟放在水里,这纸龟就会在水里游动。

这是一种专业人士都会的伎俩。

不过一些不专业的人也会通过一些特殊手段浑水摸鱼。

让纸龟经过专门的处理。

用雄狗胆汁、鲤鱼胆汁混合搅匀后,涂在纸龟上,再晾干。

放入水中即可自由游动。

我自然不可能整那些小动作,我用的是正经的纸龟游水,纸龟上沾着我的气息,若是真有脏东西的气息,会发生反应的。

很快,老爷子拿过了纸龟,将其放进了水盆里。

这一下,所有人都好奇的看向了那头纸龟,显然他们也想知道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他们甚至紧张到呼吸都小了很多。

我心里有些想笑。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我爸妈这个样子。

纸龟在触碰到水的一瞬间,原本还平静无比的水面,忽然就好像是沸腾起来了一般,不停的滚动。

滚动的流水带着那只纸龟在水面上疯狂的游动。

我点了点头,知道老爷子这是冲撞了脏东西,这就好解决了。

接下来只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老爷子无意间冲撞了,然后还有一种就是,同行给老爷子下绊子,搞他。

第一种还好,解决起来,可能有风险,但可以解决的干净彻底。

如果是第二种,那就得和别人斗法,甚至会起矛盾,一不小心,对方逃掉了,那么之后事情就会没完没了。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就在我思索对策的时候,忽然,那正在游动的乌龟出幺蛾子了,那清澈的水面,一下子变得浑浊起来。

纸乌龟在水面上直接裂开了两半。

然后,一股浓稠的红色液体在水里绽放开来,整盆水在顷刻之间,就变得通红。

就好像是一盆血一般。

最诡异的是,原本安静的房间里,忽然传来了一道女人的冷笑。

这一声冷笑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来头不小啊!

我察觉到这个异样,心头冷笑,这下可以确定了。

这老爷子绝对是被人给动了手脚,肯定是同行在搞鬼。

野生的孤魂野鬼或许真的会很厉害,但绝对做不到威胁我这种事情。

“找死!”我冷哼一声,手指直接朝着那盆水探去。

就在我手指快要触碰到水面的一瞬间,那沸腾的水忽然安静了下来,血红的水也变得无比的清澈。

就仿佛刚才那诡异的一幕未曾发生过一般。

显然,对方并不准备在这里跟我动真章。

选择撤离了。

这让我感觉头疼起来。

我不怕这个人跟我硬碰硬,我觉得我有这个能力直接把他给破了。

但他却选择了隐忍,显然,这是一个老阴比。

这种人想要把他揪出来太难了。

如果不揪出来,沈老爷子的事情,可就难解决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