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在线点赞下单

抖音2元100赞自助下单平台介绍

抖音点赞在线自助平台(抖音点赞在线自助平台)提供抖音赞优惠活动,刷真人粉丝和点赞,刷播放量,请点击这里,进入 该页面后,步骤很简单,只需你所需要的业务、填写您的下单信息即可、我们代刷网24小时自助下单平台24小时为您服务。

 拜秦大爷为师?

我没反应过来,倒是秦大爷一句接着一句,让我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你出生时我就想收你为徒,无奈于你父亲压根不信我,眼下时机已到,不如你拜我为师,日后,我也帮你远离这些妖精鬼怪,如何?”

远离这些妖精……

想到那眼睛发出绿光,对我咬牙切齿的胡小九,出于求生的本能,我想都不想,直接跪在地上,冲着秦大爷磕了三个响头。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直到我起身,秦大爷面上才露出满意的笑容,连说了三个不错,到我面前,朝我脑门上敲了三敲。

“记住,日后无论再遇见谁,切末将自己的八字说出口,若是你今日不说,或许能免了这麻烦事。”

我郑重其事地点头,说实话,我当时说出口,心里就有些后悔。

“还有,那些狐狸虽说道行不深,可好歹也盘踞这林子许久,日后这林子,你还是别来了,别回头再碰见它们,又惹了麻烦。”

秦大爷…不,我现在应该称之为师父,对于他的话,我定是一字不差地记在心中。

后来,我被师父送回家,也是师父帮我圆了个谎,说我贪玩迷了路,他顺路将我带回来。

可能是时间差的有点久,我父亲也记不得师父年轻时的样子,还颇为热情地将师父留在家中,吃了顿晚饭。

那天晚上,我睡得有些不安稳。

梦中胡小九变成一妙龄少女,冲着我不停冷笑,我刚要和她道歉,胡小九又忽然变成一只硕大的狐狸,凶神恶煞的朝我扑来。

她那对利爪即将抓到我的那瞬间,我猛然惊醒,看着一室的暗色,我刚松口气,就听到院子里传来的狗叫声。

奇怪,我家看门的狗一向老实,今天怎么就叫得这么凶?

虽说奇怪,我也没多想,趁着困意,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起初,我以为师父说收我为徒,只是随口一说,谁知道从那天开始,每当我放学,都要空出一小段时间,去师父的住处,和他学习一些简单的道术。

师父说他算是一名道士,平日用的最多的便是那茅山道术。

不过这道士的修行也分为两种,一种是自身修行,学的主要是些经法和道术的咒语。

另一种,就是自身修行,靠着内丹外丹,成为道术的一种。

按照师父的话来说,后者对我来说太麻烦,不如从基础学起。

日后再碰见什么妖精鬼魅,也能自保。

除了学习道术以外,师父最常和我说的,就是道家的几个门派。

“啧,你以后要是见到那几个门派的传人,根本不用客气,该打就打,总归是几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说这话的时候,我还在打坐,师父正在炕上嗑着瓜子,旁边泡着一杯浓郁的香茶。

“可是师父,你说这几大门派好歹是道家赫赫有名的人物,怎么会连一个有本事的人都培养不出来?他们不应该很厉害吗?”

我有些不解,掀开眼皮想要偷看,谁知一粒空了的瓜子壳,正正好好打在我眼皮上,也让我立刻将眼睛闭紧。

“好好打你的座,休得睁眼。虽说这几家,是道家目前最有名望的门派,也只是空有其表,表面架子!”

在师父的话里,我隐约能听得出来,师父对那些门派格外不屑,心中难免好奇。

再怎么说,这所谓的道家协会,也是由那几大门派撑起来的。

师父还在他们那里挂了张道士证,既然如此瞧不起,又何必欠这份人情呢?

不过这疑虑我也只敢在心里问,表面上我是不敢说的。

师父似乎吃够了瓜子,拍了拍手,随后我就听到一阵稀稀疏疏的声音。

“行了,把眼睛睁开吧,我看你小子今天也没有修炼的兴致,不如和为师我去见见世面。”

见世面?

我猛地睁开双眼,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迫不及待地开口:“师父,你要带我去见什么?”

正在换衣洗手的师父斜了我一眼,哼笑一声:“这个嘛,你一会儿就知道了。”

和师父相处的这段时间,我也大致了解师父是个爱卖关子的性子,他不说明白话,我也不好意思追着问。

出发前,师父又将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收在他的布兜里,伸手将一根树枝交给了我。

见我不接,师父挑着眉头问:“你是看不上这东西?这可是桃树枝,戴在身上,一般的邪祟不敢近你的身。”

师父都这么说看,我也只好伸手接过来。

“我教你的静心神咒背熟了吗?”

我没想到会被临时抽查功课,也有点心虚。

最开始,我以为师父教我的道术,会像他一样,可以做到操控风雨。谁知道个把月过去,就是教我打坐背咒,时间一长我就有点耐不住性子。

“师父,我们到底要去哪儿啊?”

赶在师父骂人之前,我嘿嘿笑了两声,身子灵活地躲过师父的巴掌,绕到一边提了提裤子。

“哼!”

师父不太满意地摇了摇头,“你啊你,就你现在这样,为师怎能放心?若是日后…”

话说到一半,师父就闭了嘴,我也没听清,就没追着问。

师父说着带我去见世面,我全程也喜气洋洋的,直到师父带我朝村尾走去,我才觉得不对劲。

原本我和师父出来时,刚过中午,外面还是大白天。

走着走着,天色却越来越暗,周围的树时不时地发出沙沙声响,温度也越来越低。

来源于求生的本能,我朝师父靠近了些,正当我准备再次追问,师父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就见师父停下脚步,语气不善:“到了。”

我差点和师父的后背撞上,揉了揉鼻子,探过身才发现,师父竟将我带出村外,至于眼前,则是一处刚堆好没多久的新坟。

这新坟堆的时候可能有些着急,堆的潦草不说,前面的碑也用一块木板草草替代,至于上面的字……

我眯着眼睛想要努力辨认,身后却忽然传来师父口中的一声暴喝。

“巨天猛兽,制伏五兵。五天魔鬼,亡身灭形。所在之处,万神奉迎。急急如律令!”

我眼前猛地一亮,整个人堪堪止住脚步,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竟然走到坟堆前,再差一步,我就要爬上坟堆!